中也

一个嗑笃的💚💛

【黑邪】七夕贺文(短

*为了证明窝是亲妈来撒糖辣!

*短小慎

*大概是原著向几年后设定(窝也不造是几年后(x





每逢夏天吴邪就比较焦躁,晚上做梦,走马灯似的把他这几十年人生放一遍,他不算是个怀旧的人,这梦一做,让他更觉着烦了。这几年他呆回了杭州的小古董铺子,没什么生意,店里就自己一个,也没再雇伙计,就一个人来的最勤快,起初就是没事儿找事儿来他店里溜达,后来倒上瘾了,一来坐几个小时不走人,专妨碍吴邪养老,再后来索性赖着不走了,晚上睡觉还和他抢一个被窝。

“我说,”吴邪朝旁边的人踹了两脚,“有劲儿么?”

“嗯。”黑瞎子身子都不翻一个,闷被窝里答。

倒是吴邪被噎得接不下话,他摸了摸自个儿头上那短碴子,转身躺下了,没一会儿就被揽上腰。黑瞎子睡觉有个毛病,喜欢把头往他颈窝子里蹭,他头发长,痒得吴邪要挠挠不得。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留什么头发啊?痒死我了!”吴邪就这么一抱怨,没当回事儿,每晚还是这姿势睡,不过有陪睡的,他做梦少了,睡得算踏实。

这天气闷得要命,吴邪出了会儿门就热得想光膀子。这几年过得舒坦了,他食欲再不济也愣是养出二两膘,肚子上一圈软肉,没小年轻的时候身材好了,膀子都不好意思乱光。

一进门他就瞧见黑瞎子坐藤椅上吃西瓜,一脑袋短碴子,墨镜没摘,脑门儿光光地露外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是扮的谁啊?”吴邪乐了,毫不客气地大笑,“吓得我当是走错门了!”

黑瞎子不理他,头也没抬,专注地咬西瓜,吴邪还想调戏两句,突然他就凑上来,用嘴往吴邪嘴里塞了口西瓜,吴邪一愣,嚼叭嚼叭嘴道,“还挺甜。”

“拿去。”黑瞎子又递过来一块西瓜,笑得也挺高兴的。

吃饱喝足两人往床上一躺,天色还早,黑瞎子玩儿起了连连看,这人幼稚起来连他自己都怕。吴邪刚拿起手机就收到胖子的短信。

——七夕快乐,单身狗。

吴邪眯缝起眼儿,脑补着胖子那张欠揍的脸。合着今天七夕,怪不得出门他看见不少男女腻腻歪歪的。又突然想到什么,盯着“单身狗”三个字许久,转头看向黑瞎子,胡撸了两下他的脑袋,跟自己的一样扎手。黑瞎子没恼,任由他动手动脚的,吴邪满意了这个“情侣”发型,抽走了黑瞎子的手机,“睡不睡?”

黑瞎子明白他什么意思,笑着抱上来,“睡。”

吴邪单手握着手机,回复胖子。

——谁单身狗呢


评论(2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