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也

一个嗑笃的💚💛

【黑邪】夜宵记事07

*拖了许久的更新终于被窝吐出来了QvQ

*说说老吴_(:3」∠)_虽然窝写的这么屌丝劲儿不过老吴是土豪!没错!土豪!(怕被基友打

*依旧谨慎食用 这章把茶给喝完了(x




每人桌前一杯茶,热气儿还不住地冒着,然而谁也没喝这第一口。吴邪和胖子都低着头,俩人头偏一块儿正挤眉弄眼。解雨臣盯着茶盅子,继续敲着小指,神色却毫无变化。黑瞎子还托着腮帮子,看着吴邪他俩交换眼神心里直乐,这俩小朋友干什么都让他觉得有趣。

“我说,”在吴邪的一阵眼神威逼利诱下,胖子先做了那只出头鸟,“咋一个个不说话?多好的气氛呢,可别给浪费了,都聊两句呗!”

解雨臣闻声抬起头,向黑瞎子望去,“刚刚忘了自我介绍,解雨臣,吴邪的…好友。”只一下的停顿,把“发小”给咽了回去,随即脸上带着特灿烂的笑,谁也不能比吴邪更了解这人了,越是这态度说明他越是防备眼前的人,这黑瞎子,上辈子欠他钱了?吴邪腹诽。

“黑瞎子。”他墨镜下双眼虚眯起来,“解家公子抬举了。”

“哪里的话,刚是我的失礼,还希望前辈你不介意。”

“我这人也不爱计较事儿,就是交个朋友。”

“前辈不嫌弃我小孩子心性便好。”解雨臣一句一个“前辈”地叫,听得吴邪都背后发虚。

“你俩什么毛病?不能好好说话?”吴邪泯了口茶,几乎咬着杯沿儿说话,眼神使劲儿往旁边飘,两人听力都挺好的,显然是听见了他说的话,齐刷刷地面朝向他,解雨臣满眼都写着“那你想怎么样”,吴邪几乎得把脸埋杯子里了,假装没听见自个儿发小的画外音。

“诶,大花啊,这儿数你最有文化了,都海归呢这不是,不跟咱们哥几个讲讲?”胖子还不知道黑瞎子那茬,也是想缓和缓和气氛。

“少贫。”他能不知道胖子那点儿心思,真跟他讲正经的,指不定就睡过去了,他这是指望他把情感史拿出来分享,可惜解雨臣偏偏在这方面没新闻。“就收收你的花花肠子。”

“不说小花,这方面还是你经验多吧?”吴邪了解自己发小,就再次把胖子推枪口上,面对他鄙视的眼神,吴邪装得无比无辜。

“怎么说?”解雨臣虽然本身不爱八卦,但不听白不听。

吴邪突然狡黠一笑,“云彩姑娘,不错吧?”

“胖爷我女朋友你一脸猥琐干啥!”

“女朋友?恭喜啊,都不带出来给哥们儿瞧瞧?”解雨臣这“哥们儿”咬字特别重,胖子忽然有种被捉奸的奇妙感觉,吓得他抖了三抖。

“人店里的妹子,清新可人。”吴邪示意黑瞎子那个方向,故意酸溜溜地说,一肚子坏水儿。

黑瞎子一直瞧着他们说话,把玩着茶盅,也不插嘴,脸带笑意,丝毫不恼地看着他们互挠脸,确实这儿也是他年纪最大,货真价实的叔叔辈了,插进人谈话里也不合适,他也不是很有兴趣,就光看着好玩儿,特别是吴家那小孩儿,他注意得最多,不只是觉得他有趣,还有些说不上的熟悉,暂时又想不起来哪儿见过,上了年纪记性的确是差了不少。

吴邪他们仨早聊开了话题,好歹是一块儿玩了这么多年的,分开几个月有说不完的话。黑瞎子完全被晾在一边儿,吴邪见他竟也不觉尴尬,偷偷瞧着他自己还被人家一直盯着看,实在猜不出这人在想些什么。

聊得正欢,茶点该上了,胖子直乐,“正好没吃饭呢!”

“死胖子!给我留两口!”吴邪瞪着那卖相精致的水晶蝴蝶饺,倒也把馋虫勾了出来,拍掉胖子想直接用抓的肉手。

“跟胖爷爷抢口粮?胆儿肥了啊吴邪小同志!”

“噗嗤!”黑瞎子笑出声,这俩小孩儿果真是挺有趣的,他心想。“我也该走了,你们慢慢儿吃。”

“诶,我送送你?”见他起身,吴邪叼着饺子,这话就脱口而出,还没过大脑。

黑瞎子显然也是一愣,没想到他会说这话,随即又笑开了,“行啊。”

吴邪也没觉得哪里不妥,就站起来随着他出去。解雨臣拧着眉,望着他们的背影出神,他直觉有哪里不对。

“大花,大花?大花!”

“嗯?”胖子叫了三声他才回过神。

“你咋跟老母鸡似的,护犊子着魔了这是?”

解雨臣丢去一记眼刀,胖子缩缩脖子,继续啃吧他的饺子。其实胖子说的,他有些无法反驳,他的确莫名其妙地把吴邪看得紧了。

另一边儿,吴邪把黑瞎子送到了快门口,这人突然就停下了,害得吴邪差点儿撞在他背上。

“你干啥!”他一个趔趄往后退了两步。

“我忘了点东西。”黑瞎子难得一本正经道。

“什么东西?很重要?”看他神情严肃,吴邪也跟着严肃起来,“要我帮你拿不?”

“不用,我自己来就成。”

这么一说吴邪莫名地有些失落,“噢。”

他还愣神呢,一个身影就欺过来,没等他反应,黑瞎子已经亲下去了,嘴冰凉凉的,一阵湿意,吴邪瞬间瞪大了双眼,脑袋当机,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脑内有如脱肛的野狗迎面而来,他还瞪着眼儿,黑瞎子已经直起身板,严肃脸早已不知所踪,一如往常的笑容满面。

“我拿来了。”他转身对吴邪挥挥手,直径朝门口走了。

吴邪还愣在那儿,黑瞎子早走没影儿了。

“我操!!!”他突然一声吼,好在周围没什么人,不过他也顾不得丢不丢人了,他现在想出门跑圈,自!己!被!一!个!男!的!亲!了!吴邪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跑圈可能也无法让他冷静下来,刚才的画面还一直在脑内循环,他这十八年的人生连妹子的嘴都还来不及碰,先被一个男的给抢了初吻,这男的还不知道大他多少岁!等等这不是重点。他脑子跟浆糊似的,都不知道是怎么回的位子,胖子问他话他也没听见,拿筷子戳饺子。

“吴!邪!同!志!”胖子一巴掌招呼他背上,他才回神。

“啊?”

“你中邪了啊!叫你都不应!”

“谁中邪了!我好着呢!走开走开,碍着我吃东西!”

“出了什么事?”解雨臣看他心不在焉的,忍不住皱眉。

“没事儿!刚见着漂亮姑娘,走神了。”吴邪随口扯谎,总不能把那种事儿说出来,胖子还不笑话死他,不就被人亲了还别扭劲儿,自己想想也是矫情。

但那俩人也是人精,没瞧出不对劲才有鬼,不过见吴邪不开口就不打算继续细问,只是解雨臣留了个心眼儿,又想起黑瞎子那人,哪里不对的感觉就更甚了。

难得的聚餐,谁也不想扫了兴,吴邪也把那事儿抛之脑后,该吃吃,该喝喝,边和胖子对掐,也时不时跟解雨臣聊上几句,气氛是轻松了许多,除去黑瞎子这个小插曲,这一顿下午茶还是挺惬意的。

出了茶楼解雨臣就先告辞了,他需要回家一趟,大约后天就回德国了,吴邪表示他和胖子到时候一定来送。解雨臣一走,他俩也就打车回了学校。

刚到了家的黑瞎子,开着电视,正做洗衣液的广告,那场景正好是个挺大的商场,他随意一瞥有些眼熟,刚要换台的手突然一顿,他想起来在哪儿见过那小家伙了。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