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也

一个嗑笃的💚💛

【黑邪】夜宵记事06

*迟到的更新QvQ这章拖好久了…写得有些纠结

*这文继续脱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正轨 谨慎食用





见胖子还没到,吴邪和解雨臣就先找地儿坐了下来。这儿氛围真是不错,古色古香的,他们要了个靠窗的位子,四人坐儿,这每个位子都拿帘子隔开,又比走道高处那么些,木地板踩上去的声音格外清脆,海南黄花梨制的桌椅,这老板也够舍得花钱的,就一个小小的茶楼找这么好木材,这是缺心眼儿还是怎么的,把钱当纸花啊。吴邪看着都眼馋,想来这儿的花费少说也是上千了,他有些心疼即将被坑的胖子……的钱包。

另一边解雨臣已经点了一壶普洱,几样特色小吃,翘着个二郎腿,俨然一副“我有的是钱”的架势。

“别翘了,人还以为你暴发户。”吴邪一巴掌拍向解雨臣的大腿,完全没在意他隔壁还站着的服务生姑娘。

“嗤,爷高兴。”嘴上这么说,他还是把腿放了下来,稍稍直起了背,又礼貌地送走了服务员。

“你倒是挺熟悉啊。”吴邪对他挤挤眼,心想城里人就是不一样。

“我没事儿就爱来这种地方,清净。”解雨臣往椅背上靠了靠,接着道,“中华街茶楼倒是多,正不正宗先不说,这环境还是有模有样的。”

“啧啧,留学生的逼格跟我等凡人就是不一样。”

“讲人话,少扯皮。”说着就要朝吴邪的腿踹过去。

“诶诶诶!别!可别动我两百斤的大腿!”吴邪一边抱住腿一边还贼兮兮地笑,“你不会已经钓到洋妞儿了吧?”

解雨臣一脸“你是傻逼吗”地瞪着他,实在觉得这人不揍上一顿他就说皮痒痒,人果真不能和那王胖子待太久,近朱者赤,现在连带着吴邪说话都是贱得不行,老不正经,本来苗红根正的吴邪就这么长跑偏儿了。而还在路上堵车的胖子浑身一哆嗦,心想这车的冷气开得真足。

“你一副遗憾的表情看我干啥……”吴邪被他这微妙的眼神看得背后一凉。

“想什么呢,”解雨臣很快收起这种注视,转而换了话题,“就不跟我讲讲你那美好的大学生活?”

“美好屁!老子天天不是被小情侣闪瞎,就是被土豪秀优越中伤,我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吴邪差点儿老泪纵横,装模作样地捂住胸口。

“说的你是多空虚,要我帮忙么?”解雨臣挑眉,戏谑地看他。

“不约!我不搞基!要是被喜欢你的那些妹子知道了我几条命都不够用。”吴邪嘟囔。

他俩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儿,离他们不远的地儿一外国老头正热情地迎接刚进门的人,讲着一口生硬的中文,声音却尤为洪亮,吴邪不想注意都不行。

“你可算来了伙计!我等了你很久,能请到Gavin太不容易了!”那老外还边讲边大笑着。

“你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老Charlie。”老头对面那人声音听耳熟,吴邪的位置只能看到那老外,他止不住好奇,赶紧探头看。

看清了那人长啥样,吓得他立刻缩回来,以至于并没有看到对方向他瞥了一眼。他内心知乎“卧槽”,怪不得声音这么耳熟,来的人正是黑瞎子,早上还刚见过,居然还能在这儿撞上。见吴邪这一连串的动作,解雨臣疑惑地看着他,“干嘛呢?”边说还边回头看,只是那边人早就走了,他没能看见什么。

“没啥没啥,就是好像看到熟人…应该是我看差了。”吴邪揉着脑袋,猛得想起来早上那粉嫩的保温桶还在他宿舍里,不知道胖子看见了作何感想。

“见着熟人这反应?”解雨臣神情古怪地瞥了他一眼,但随即转开了话题,“感冒了?鼻音那么重,出门吃药了没?”

明明是句关心的话,听起来怎么就味儿不对,吴邪一脸憋闷,“吃了……你以前有这么婆妈么?”

“有点良心没?”解雨臣没好气地翻白眼。

“唷。”冷不丁地一个声音插进来,吴邪一个激灵,人立马坐直了,这人不是黑瞎子是谁。

这人倒没客气,就在他们这桌坐下了,只随意地看了吴邪两眼,转而盯着解雨臣,嘴角若有若无地上扬,然而这俩人显然气场不和,谁也没先开口说话,更别说相互介绍,吴邪杵在边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说点儿什么。见黑瞎子这么简单粗暴地盯着自己,虽然不知道这人什么意思,他还是虚眯起眼来,回瞪着他,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眼前的人。一时间僵持不下,气氛诡异起来。

“我说——”吴邪实在看不下去了,最终还是先开口,“你来这儿,和他干瞪眼的?比谁先眨眼睛吗?是不是小学生。”

“当然是来喝茶的,怎么,不欢迎我?”黑瞎子活动活动肩膀,托着腮帮子瞧他,不再看解雨臣,“看见熟人,想拼个桌儿。”

“这位先生,可我们不熟吧。”解雨臣开始用小指敲着桌子,这是个不怎么好的信号。这俩火药味儿咋这么重,吴邪心里犯了嘀咕。

“跟他熟就成。”黑瞎子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他的反应,笑着指了指吴邪。

他娘的直接把问题踢给他了!吴邪心里直骂,第一次见就跟仇人似的,要玩儿也别带上他啊,他是无辜的!他看着两人都看似云淡风轻地注视着他,忍不住想摸手机找胖子求救,这死胖子也不知道快点儿来,吴邪捂着裤兜儿,瞥了两眼黑瞎子,对解雨臣道,“他是我……”打架认识的。下半句还卡在喉咙里,就被人打断了。

“Hey!Gavin!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正是刚才吴邪瞧见的那外国老头儿。

“来找朋友。”黑瞎子笑眯眯地回他。

“oh!原来你们是Gavin的朋友,我是这家店的老板Charlie,我很喜欢中国!这是我第一次在中国开店,所以请他来帮忙。”原来这店是老外开的,怪不得花钱那么缺心眼儿。老头春风满面地拍着黑瞎子的肩,接着道,“Gavin真是个天才!我还在德国的时候就喜欢请他来我店里做菜。”

“德国?”解雨臣突然抬头,迟疑地看了眼黑瞎子。

“是的是的,德国!那时他还在上学哈哈,Gavin·Qi,这个了不得的东方料理人。”Charlie似乎很喜欢这个话题,一被挑起来跟倒豆子似的说个不停,多数是夸奖黑瞎子的。

吴邪一脸“原来你这么牛x”地盯着黑瞎子,这人倒是一点也没不好意思,脸不红心不跳地接受仰慕。

“原来是学长,”解雨臣的眼神颇为意味深长,“Alina总是提起你,说你是她带的最棒的学生,没想到我还能有幸见上一面。”他自然地伸出手去。

“你是Alina的学生?”黑瞎子丝毫不介意地与他握了握手,只是两人很快就松了开,“真是有缘。”

“那就不打扰你们谈话了。”Charlie乐呵呵地跟他们道别。

吴邪从头至尾没说上一句话,就趁机发短信给胖子让他动作麻利点儿,见Charlie走了,他赶紧把手机塞裤兜里,“就不用我介绍了吧…?你们都认识了。”

“你还没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呢,我很感兴趣。”解雨臣斜了他一眼。

“诶我说大花啊,你可管的真宽。”胖子来的很是时候,吴邪刚给他说完具体方位,他就摸上来了。“这哥们儿呢开饭馆儿的,咱们是吃饭的,一回生二回熟嘛。”

胖子的及时救场让吴邪松了口气,他冲吴邪挤挤眼,意思是到时候好好谢他,吴邪也用眼神示意他好说。胖子大喇喇地一屁股坐下,椅子都坐得“嘎吱”响。以他过人的眼力劲儿也瞧出那俩气氛不一般的怪,他偷偷拍拍吴邪的肩,让他放宽心。不过也因此他没接收到解雨臣的白眼。

“点儿啥好东西?你们胖爷还没吃饭呢。”

加上了这么个胖子,于是他们还真是别开生面地喝了个下午茶。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