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也

一个嗑笃的💚💛

【黑邪】夜宵记事05

*拖延症越来越严重了orz爬上来更文

*茶楼名字随手百度的别介意_(:3」∠)_这文一直不太正经谨慎食用

跟着黑瞎子文艺了一回之后,吴邪就感冒了,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被自个儿酸的,果真是岁数到了再文艺也不合适了。好好的一个十一黄金周,接下来有两天都是趴宿舍床上过的,也不是吴邪矫情,只是天生的懒劲儿,能不起来就不起来,伙食都靠外卖。黄金周最后一天,万万没想到黑瞎子居然来探望他,完全没知会他一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来的,问他还特欠揍地说你猜,这更让吴邪觉着他来头不小,这种时候吴邪一般智商都不够用,也有点儿定向思维,谁让他好奇这人呢,其实只要知道他哪个学校跟保安搭两句话就轻松能摸进来,吴邪感冒加重脑子快烧糊了,更加不按常理思考。

“小三爷这么不经吹啊。”黑瞎子把他带来的保温桶随手一放,一屁股坐在吴邪对面的床上。

“你管我!”吴邪就露出半个脑袋,费劲儿地翻了俩白眼,语调也闷闷的。

“瞎子是好心来送饭的。”黑瞎子嘿嘿笑了两声,眼神示意吴邪那保温桶,居然挑了个粉色的,吴邪登时想装作不认识他。

“是对老子心怀愧疚还差不多。”吴邪爬起来,猛一阵咳嗽,就差没把肺给咳出来,黑瞎子还算有良心,给他煮了排骨粥,闻着倍儿香,没想到这人还听体贴的。他可怜兮兮地哧溜着喝粥,一边偷瞧黑瞎子的动静,那人却意外地在玩儿手机,看着挺怪异。等等…这手机好像有点儿眼熟…卧槽这不是他的手机么!!!吴邪大惊,差点想把粥糊他脸上。“你你你干嘛呢!”

“交换手机号啊,咱俩这不是熟了么。”黑瞎子理所当然,手上已经拨通了自己的号码,当传来“你是风儿我是沙”的铃声后,吴邪呛了一口粥,表情直接裂了,黑瞎子倒是淡定地挂断了电话。

你妈逼,还是肾6。吴邪此刻的内心彻底如脱肛的野马般飞驰起来,老子啥时候跟你熟了。

“你问我意见了么。”吴邪一脸吃翔的表情看他。

“都是爷们儿客气什么?小三爷害羞?”黑瞎子抬头,不在意地瞥了他一眼。

“……”吴邪发现他无法反驳。

送走了这位大爷,宿舍里倒是又冷清了下来,吴邪没趣地拿起手机开始刷微博。这爱好打高中起就有了,结果一来劲儿就停不下来,还怂恿了他那几个损友也开个号一块儿耍,然后他现在有点后悔当初那个愚蠢的行为。损友不愧是损友,最近胖子一直都在发云彩的照片儿秀恩爱,就差戳个“我家姑娘”的印儿,作为一个情感顾问的伪黄v,胖子粉丝不少,好些都是喜欢跟他唠嗑或咨询感情的妹子,他近期微博的转发评论都是清一色的doge,偶尔有嘲讽他虐狗的。吴邪一刷新,胖子又发了张照片,他转发了一个再见的表情,对天翻了个白眼,心里怒骂胖子臭不要脸。除了这个炫耀女朋友的,还有个炫富的,对,没错,就是吴邪的发小,微博文字都特高冷,三言两语,要不就直接po张图,今天在这个高档餐厅吃饭,明天在那个私人休闲会所打高尔夫,出国留个学打屁高尔夫!这巴不得所以人知道他有钱的架势,吴邪心里愤愤不平。自从po过自拍后迷倒无知少女若干,有颜就是了不起。吴邪看着自己百来分的小透明账号,满屏都是转发微博,突然觉得心好累。但说起来在这个频繁虐狗的时代,秀恩爱炫富都不算啥了,最过分的是他互粉的小伙伴里还有个喜欢晒成绩的奇葩,这朵奇葩就是当年被胖子喻为高岭之花的张起灵,这个诡异的爱好似乎到大学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了。网上最不缺的就是无聊的人,张起灵这个学霸的id被扒出来后,却不可思议地收到无数追捧,向学霸请教题目的人暴增,但某学霸虽然话少,可也是有问必答,被人称作解题神器,一夜成网红。吴邪心酸地退出微博,小透明表示不想跟这些大大玩儿了。

吴邪缩进被窝里,捂得一身汗,正想着等会儿爬起来洗个澡,就有人来了电话,正是他发小解雨臣。

“小邪!”电话那头语调上扬,听起来挺高兴。

“大少爷回国了?这么高兴。”

“还是你懂我,窝在机场,不来接?”

“我来接要司机何用?”

“被我打发回去了,不陪我逛逛?难得我想着先来找你。”

“得得得!我就来,解大少爷你等着啊。”

解雨臣满意地在电话那头笑了两声就挂了电话,吴邪叹了口气,赶紧滚下床冲了个澡,生怕解雨臣等得不耐烦了,毕竟有钱人一般都挺缺爱的,身为损友吴邪表示理解。机场那头的解雨臣打了个喷嚏。

吴邪的学校离机场有些路,出租车开开停停地也折腾了快一个小时,司机是个中年大叔,看着面善人也特热情,趁着等绿灯的当儿就找吴邪唠嗑,跟个查户口似的没几分钟就把他的行程摸了个透。

“小伙子接对象去?”

“哪儿啊,接朋友呢,刚回国的。”

“哟!海归啊,怪有钱的?”

“挺有钱。”吴邪点头,一股酸劲儿。

“哈哈哈。”司机大笑着跟他打趣,“要是个姑娘,赶紧的!”

吴邪想了想解雨臣那张比姑娘还俊的脸,饶是可惜地叹了口气,好在那人没在旁边不然准揍他。他跟司机打着哈哈,倒是想起小时候他真把解雨臣当姑娘的事儿来,还嚷嚷着娶他,也是蠢得自己都不忍直视,后来发现人家是个汉子,吴邪想去天台排队的心都有了,最可气的事解雨臣那臭小子老提这事儿笑他,老脸都丢光了。小时候解雨臣还像个女娃娃挺可爱的,又跟个大人物学戏,倒不怪吴邪看差,后来长开了是越发英气逼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就长歪了成了现在一脸“老子就是帅”的臭德行,一点都不可爱,长得帅了不起了还。吴邪及时收住了不堪回首的回忆,钻下了出租,外头有些凉飕飕的,感冒没好全的吴邪忍不住打了俩喷嚏。

解雨臣早等在门口了,薄毛衣休闲裤,人修长挺拔,一副“大爷我不高兴”的样子,很是打眼儿,不少姑娘偷着瞄他。吴邪瞧着自己一身都是怎么看怎么路人,有点儿想打道回府了。

他这天都不知道叹了多少气,还好他心理素质过硬。吴邪还是朝解雨臣招招手,“大花!”

解雨臣听见了眉眼一挑,立刻挂了电话,朝他走去,笑骂道,“你爬过来的?”

“一边儿去!堵车!”吴邪推搡了他两下,又对他挤挤眼,“刚谁惹大少爷不高兴了?”

“小事儿,别提别提,走走走!吃饭去!”

“卧槽才几点?大花你时差没倒过来呢?”

“那喝茶去。”解雨臣瞪了他一眼。

“……”老年人,吴邪暗自腹诽。

“那胖子呢?”解雨臣突然问。

“约炮到今天还没…”没等说完吴邪就被一通电话打断,来电显示是胖子。

“怎么我一回来宿舍里连个人影都没?”胖子在那头嚷嚷。

“有你奶奶的腿!还舍得回来?”

“嘿嘿,这不给你带了礼物么。你上哪儿去了?不会是趁胖爷我没人出去把妹了?”

“把你妹!大花回来了,等会儿喝茶去,来不来?”

“成啊,哪儿见?”

吴邪拍拍正低头玩手机的解雨臣,“胖子也去,上哪儿?”

“这儿。”解雨臣把手机递过去,合着他在找茶楼。

“集芳园?就那儿,自己找过来。”

“行呗。”

等会儿就坑那胖子一笔,吴邪不禁打起了小算盘。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