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也

一个嗑笃的💚💛

【黑邪】夜宵记事03

*_(:3」∠)_妈妈呀这章写得啥…严重ooc 预警

*得凑合着食用QvQ        

*能更到3都觉得自己萌萌哒了(不(一通牢骚


          吴邪见过只需要一个瞬间就能让人毛骨悚然的人,自家二叔就可以。从小他就有点怕二叔,平常都比较严肃,偶尔也会笑,但真心笑的挺少,一般露出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吴邪都能吓得腿哆嗦,他听闻过二叔被称作"千面狐",字面意思,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三叔每次都会感叹二叔这样的老狐狸却只做做小生意实在屈才。

          眼前这个墨镜男是第二个给吴邪这种感觉的人,刚刚那种冰冷的杀意像是被毒蛇缠着一样,让人透不过气来。

          墨镜男点了根烟,顾自抽了一口,所有人都沉默地看着他,他倒是不急,慢悠悠抽完一根,才说:"在这儿挑事儿的,砸坏的东西加上饭钱,一分都不能少呢。"

          吴邪觉得自己白出了一身白毛汗,最后那个恶意卖萌的尾音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刚才那气场也立刻消失不见。

          "都别那么紧张年轻人,我还挺好说话的。"墨镜男又摸出一支烟,笑着指指打架的那群崽子。

          被扎了屁股的那个最先反应过来,赶紧从裤兜里摸钱,还牵动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也不敢叫出声儿。剩下几个也慌忙掏家产,几乎把身上的钱都掏干净了,往桌上一摆又并成一排站得笔直,齐齐鞠了一躬,特憋闷地喊了对不起就一溜烟儿跑了,那脚程跟有人追杀似的。吴邪强忍着笑,憋得整张脸都快扭一块儿了。

          墨镜男这时才看向吴邪和胖子,他身后的姑娘还以为他要为难他们了,赶忙说:"老板他们刚帮忙呢!"

          "过来坐。"他对姑娘点了点头就冲吴邪他们招手,"云彩,赶人,关店。"墨镜男扫视了一圈儿店里剩下的客人,还没等那个叫云彩的姑娘赶,都已经开始自觉地逃了,没一会儿就走了个干净。

          吴邪他们仨见这人是不打算放他们走了,就都一个个跟赴死一样的悲痛表情坐了下来。特别是王盟,他想哭的心都有了,明明自己啥也没干,但假装路人跟着逃走也太没出息了,好歹自个儿也是吴邪的左右手呢,虽然是自封的,他王盟虽然胆儿小,但也是想做正义的伙伴的。

          墨镜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个箱子,神神秘秘的还上了锁,吴邪心里直呼卧槽,这是连刑具都要用上了!这人真是餐馆老板?在奇怪的方面怎么那么专业!

          "老、老板…?"胖子猛咽了口口水,显然他和吴邪想到一块儿去了。

          "叫我黑眼镜就成。"他打开箱子,当吴邪以为准时杀猪刀那种规格的凶器的时候,意外的里边儿都是些医用急救的东西。"云彩你来搭把手。"

          "哎!"云彩麻利地拿上碘酒和一大包棉棒,走到胖子面前,"胖哥哥,刚刚谢谢你!"

          胖子被一声"哥哥"叫得人都酥了,腰板儿听得愈发直,装作一本正经的,也不觉得自己一脸淤青有多疼了,"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吴邪也松了口气,看到胖子挂彩的脸才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不过想着等会儿能享受一个漂亮妹子给自己上药这点伤还挺值的。这时黑眼镜已经朝着吴邪走过来,吴邪又是一个寒颤,他娘的凭什么那死胖子就有姑娘照顾!他巴不得把胖子盯出个洞来,胖子也正好嘚瑟地瞧他,吴邪不动声色地掐了一把胖子的腰,胖子一边儿装的乖乖的让云彩擦药一边儿不满地拍掉他的手,两人小学生一样互掐了许久才停下,黑眼镜都看在了眼里,笑意快憋不住了。

          "黑眼镜?"吴邪悻悻地搓搓手,像是上课打闹正好被老师抓包一样。

          "叫瞎子吧。"黑眼镜拿着棉棒蘸上碘酒。

          这算啥?绰号?小名儿?本来一个人叫黑眼镜就够奇怪的,难不成眼睛真看不见?这种问题他也不好意思问出口,吴邪越是觉得他不像个小餐馆老板了。黑眼镜像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但也没有解释。"你叫什么?"他问。

          "吴邪。诶疼疼疼疼!"黑眼镜突然擦上来,淤青更疼了。

          "忍着。"黑眼镜一点没手软,吴邪突然更羡慕旁边已经冒粉红泡泡的胖子了。

          "有点人性没!"吴邪边嚎边躲,又被黑眼镜一把抓回来。

          这两人是不是哪里不对?王盟托着腮帮子有些苦恼地思考着,又说不出哪里不对,这个问题直到后来的某一天他才茅塞顿开。

          比起吴邪,那群逃了的崽子凄惨多了,这几个都是附近高中的,晚归不说,还鼻青脸肿的。特别是那个屁股被扎了孔的,还躺医院里哭呢,又不敢跟父母说,只能打电话跟小伙伴诉苦了。苏万难得今天早点去见周公却被一通电话吵醒,本着"你不让我睡那我就拉个人一块儿衰"的心理,挂了这头的电话就立刻打给了黎簇。

          "鸭梨鸭梨!李鸡‖鸡屁股被人捅了在医院呢!"这个李鸡‖鸡就是那个屁股遭遇血光之灾的倒霉蛋,本名李及,李鸡‖鸡这个绰号是苏万想的,后来同班的都跟着叫,叫得多了他也懒得反驳了。

          "什么玩意儿!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虽然黎簇根本还没睡。"被谁捅了?"

          "酒瓶子。"这种让人误解的说法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

          "那么重口?"黎簇突然就对李及刮目相看了。

          "要不要去慰问一下?"苏万本着一颗八卦的心,他能这样误解当然是有原因的,怪李及,他在电话里光顾着嚎了也没讲明白。

          "这个点?打的到车?"

          "自行车?"

          "我操半夜俩大老爷们儿骑自行车出门?哪门子情怀!"

          "三流言情剧。"

          "滚你丫的言情剧都不带这么拍。"

          最后还是一致认为"关我屁事快去睡"就挂了电话,李及嘱托的夜宵也早在梦里喂狗了。第二天李及表示要跟他们绝交。

          再说回吴邪,等他们从黑眼镜的店里出来都要过了宿舍门禁时间了,胖子最终要到了云彩的手机号,吴邪也只能认栽,这顿饭是不得不请了。不过他的心思早不在请客上了,他更想知道黑眼镜是什么来头,吴邪从小好奇心就贼强,也没少吃过亏,但不怎么长记性,这个毛病就是改不了,遇上这种事儿脑子也是一根筋,非得得出个结论来。

          这么想着,吴邪特舒心地倒头就睡,黑眼镜的事儿,来日方长。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