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也

一个嗑笃的💚💛

【黑邪】惊蛰

*是个短篇脑洞_(:3」∠)_之前就想写结果忘了惊蛰都过去这么久QvQ凑合着看不太会写这种…


          吴邪做自由摄影师有些时日,偶尔给杂志投投稿,也会在个别网站上传点照片,大大小小的名胜古迹差不多都游历了一遍,拍下的照片少说也有上千,更是收到了不少赞美,他虚心接受着,可总觉得拍得并不是自己想要的,风景是美,却少了些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这次他坐着巴士到一个不知名的村庄里去,想拍些村民生活的照片。

          村子偏远,巴士只能坐到外边儿小县城的车站里,光走到村口就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吴邪到了那儿已经是口干舌燥,好在村民好客,热情地招待了他。他在一户老夫妇家里住了一晚,次日一大早就起来出门了。

          初春三月,偶有小雨,村里的小径很是泥泞,不过一会儿功夫吴邪已经踩了一脚的厚厚的黄泥。村子不大,村户也是稀稀拉拉的,并不紧挨着,走过一条小路是三面环山的田地,环绕的山雾白茫茫一片,倒是生出几分仙境似的神秘感来。吴邪绕着农田走,不知不觉往边上的山路走去。山景他见了不少,缥缈幻境的美景更是多,可这叫不上名字的山,却吸引着吴邪往上走。渐渐周围的矮木少了,挺拔的半天老树多了起来,依旧雾气缭绕的,空气是新鲜又冷冽,吴邪打了个寒颤,端着单反的手都有些麻了。

          树色碧绿,寂静之中时有鸟鸣,甚至有鸟从一个枝头飞到另一个枝头时颤动树叶的窸窣声。

淅淅沥沥地又下起了雨,雾气似乎渐浓了,吴邪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来时的路都看不分明了。他迷路了。

          慌忙掏出手机,不出所料的没有信号, 他有些懊恼地只能继续往前走,手更是紧紧抓着手机,试图能找到信号。

          突然的一声雷响,在山里听得更是清晰,春季的第一声雷,来得仓促。吴邪被吓了一跳,他脚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也多了。

          "好久没看见人了。"声音从吴邪头顶传来。

          "什么人?"吴邪警觉得四处看。

          "城里来的?"那个声音的主人突然近了,吴邪还没回过神那人就出现在他眼前。

          "你是谁?"

          那人的头发乱乱的扎成了小小的一束,带着墨镜,穿着黑背心,裤子也是黑的,没穿鞋,脚上却没有一点泥巴。

          "我?我是山神。"

          "哄小孩呢!"吴邪恼怒地瞪着他。

          "真的,你叫吴邪,对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说了我是山神啊,迷路了?"

          "你管我。"吴邪不知道这个人在想些什么,下意识不想与他接触。

          "我没有恶意,"他看出吴邪的防备,苦恼地挠挠头,"山里好久没有人来了。"

          吴邪不答话。

          "我带你出去吧?"

          "我凭什么相信你?"

          这回那个怪人不说话了,他笑笑,冲他招了招手,突然一阵风倒吹过来,吴邪一愣,发现他周围的山雾已经散开了。

          "跟我来。"墨镜男抓住吴邪的手,开始跑了起来。

          轻柔的山风擦过吴邪的头发,划过他的脸颊,明明在跑着,他却丝毫不觉得疲倦,难不成这个墨镜男真的是山神?那也太现代了。

          没多久,他们停了下来。"沿着这儿下去,就能出去了。"墨镜男说道。

          "你…不出去?"

          "我是山神啊,我走不了的。"墨镜男笑笑,"你快走吧,山雾会散的。"说完他转身离去。

          吴邪下意识端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等他回到村庄,村民们都忙着播种,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山,就准备返程了。

          回到住处后,开始整理照片,那张凭借本能拍下的照片,是一片碧树,山雾早就散了,阳光穿过了树叶,通透得发亮,却并没有拍下那个墨镜男的身影。

          但是他就在那里,吴邪仿佛知道。

         

          桃始华,仓庚鸣,一声春雷惊,正是启蛰时。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