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也

一个嗑笃的💚💛

【黑邪】那些年一起吃过的炒饭

*脑洞巨大  餐馆老板黑×学生邪  架空(长篇还是短篇窝也不知道_(:3」∠)_黑邪主打

*渣文笔 大概ooc 题目不要在意根本没想好

*高三狗慢更

*餐馆为什么没名字只是取不出来(x


          吴邪能考上大学全凭天资聪明,自小跟在他三叔屁股后面乱跑,学模学样的也跟个人精似的。上了高中能干的坏事几乎都干,打架抽烟逃课,没少上爹娘操心。当然这跟交友不慎也是脱不了干系的。发小解雨臣本身就是个狠角色,作为解家的下任当家早练就了一身好本事,不单单是身手,脑子也特别好用,吴邪那点小聪明在他面前都不够看的。当然手把手教坏吴邪的另有其人,那人姓王,长一身膘,得名胖子,吴邪叫着久了,也忘了这人全名儿叫什么。解雨臣毕竟不同班了多少有些不方便,而胖子跟他则同窗三年,寝室上下铺,连撒尿都对着同个槽,也是个能两肋插刀的兄弟了。

          还有个挺特别的人,吴邪和胖子内部称他做掩护小能手,这人叫张起灵,跟他俩不同,张起灵算是品学兼优的,年年都得三好学生,为什么能和吴邪玩儿一块儿,被胖子称为史上最大未解之谜。掩护小能手并非浪得虚名,胖子带着吴邪逃课,都是他负责的引开老师,偶尔跟着他们一块儿溜,也总能找到最佳开溜路线,鲜少被老师抓包。

          不过也有吴邪不干的事儿,至今他也没交过小女友,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为了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党对得起父母,拒绝早恋,万一双方一没把持住,就玩儿完了,他是赶着计划生育出生的,老吴家的独苗,这事儿得慎重。胖子对他这套歪理总嗤之以鼻,老说你没姑娘追就爽快承认了得了这找的是个屁借口国家什么时候号召你不早恋了。

          再说吴邪考上大学的事儿,这所学校说好不好说坏不坏,毕业了好歹也是个本科文凭,虽然让自家老爹对他期待的重点梦落了个空,但他自己倒是挺满意的。解雨臣甩手说出国就出国了,说是去锻炼锻炼,要吴邪保持联系,保持个屁!吴邪表示不想和富二代说话。张起灵在意料之内中了211,临别之际吴邪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送他上车了。胖子却是和他继续双宿双飞,进了同所大学,吴邪觉得这简直是史上第二大未解之谜,面对他的怀疑,胖子的说辞是这样的,"吴邪小同志,这你就不懂了,考试这玩意儿靠什么?无非是胆儿大心细,像你胖爷爷我这么细腻的人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这也是种实力的体现。"

          有这么一套著名的大学妄想理论,在中学里是最广为流传的,爹妈老师都催着你读书,读好书了干啥?考重点呗,考上了你就没愁了,四年大学一过什么好工作没有,霎时间你就人生巅峰了,大学好啊,就是天堂啊,现在苦着大学就爽了!说起来那叫一个动听,不知道欺骗了多少祖国的花朵。此刻吴邪就在亲身体验这被骗的感觉。开学前的军训就把他给训得懵逼了,人也晒得蜕了层皮,胖子愣是瘦了七八斤。军训一结束两人就特悲壮地上街觅食求安慰去了。

          离学校挺近的地方有个夜宵城,虽说白天也有照样开着店的,但自然是不及晚上热闹。形形色色的餐馆多数换汤不换药,要找个特色出来还真挺难。吴邪一脸悲痛地看向胖子,"哪家?"

          "多大人了?成年了要有主见懂不懂?别老依赖家长。"胖子哼唧两声,特贼地别过头不看他。

          "他娘的少贫!你还不是选不出来!"吴邪抬手就是一巴掌落在胖子厚实的背上。

          "要不你点小公鸡?"这一巴掌对胖子来说跟挠痒痒似的。他四下扫了扫,突然眼睛一亮,"你看那家怎么样?看造型就特别怀旧!"胖子指着一家连招牌上的字都模糊不清的店,脸色一本正经。

          "安什么心我还不知道你?"吴邪斜了他两眼。刚有个姑娘端着盘子进去了,看背影就够女神的,胖子准是冲着姑娘去的。

          "嘿嘿,组织机密!只可会意不可言传!"胖子又拍拍他的肩,"待会儿学着点,你胖爷爷的独门绝活。"

          胖子一点也不愧对妇女之友这个称号,全凭一张嘴,就靠这个打遍天下,高中那会儿全校一半的女生都爱跟他咨询情感问题,偶尔还能排长队。想起这个吴邪就来气,活了二十年连女生小手都还没牵过胖子早就和人家讲知心话了。

          见吴邪不理他,他倒更加得意了,"小同志别灰心。"

          胖子嘴再欠,肚子还是得填饱的,他们就进了那家不知道叫什么的餐馆。刚远远看见的那姑娘迎上来,果然正脸也对得起背影,眉清目秀的,还长发飘飘,一股子香气,就是围着老土的围裙都特别好看。不得不说胖子的眼光总是特毒,光凭背影就判断这姑娘是不是够正了。不过这夸他的话要是说出来,他尾巴不得翘到天上去。

          "客人要点什么?"声音都甜!吴邪默默在心里点了个赞。姑娘递过来一张菜单,没想到看着门面挺破烂的,里边儿却不错,没一般餐馆的油腻,连菜单都齐全,最重要的是服务员也赏心悦目。

          "诶,姑娘,我说你们这儿都有什么推荐的没?"吴邪还研究着菜单,胖子已经搭上腔了。

          "都挺好吃的,"姑娘笑笑,"不过这青椒肉丝炒饭可是一绝。"

          "炒饭?"吴邪抬头,他没看菜单上写了这个。

          "对啊,这一带都是有名的,我不是吹牛哦。"

          "那就来俩!"胖子特豪迈地一拍桌,"再来几个小炒,辛苦姑娘哎。"

          姑娘笑着点头,小跑着去了厨房。

          "怎么样?妹正吧!"胖子冲吴邪挤眉弄眼。

          "还成。"吴邪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免得胖子一会儿嘚瑟地停不下来。

          没多久姑娘就端着菜来了,还笑眯眯地让他们慢用,就算是客套话听着也是舒服的。这个点儿对夜宵城来说还早着,店里也没什么生意,姑娘就坐一边儿玩手机,胖子的嘴就蠢蠢欲动了,又是嘘寒问暖又是天南地北地瞎扯,姑娘时不时被他逗乐。吴邪专心对付炒饭,对付姑娘他派不上用场。说来这炒饭还真是绝,不油不腻,肉丝也特别有嚼劲儿,胖子偷偷趁姑娘不注意把青椒都夹给了他,还说是什么公平分配,顺手挑走他好几条肉丝。

          等到他俩吃饱走人了,胖子还恋恋不舍地跟那姑娘挥手道别,"明儿我还来!"

          吴邪一把揪着他衣领子拖回学校,怕他磨叽久了待会儿就上演琼瑶了。


评论(6)

热度(21)